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星际圈美女们的噩梦

「孙一峰,黄旭东,你俩的信」
这天中午,孙一峰和黄旭东刚刚填饱肚子,回到公司,就被前台的小姐姐叫
住。
「嗯从韩国寄来的,谁啊,沒事閑的吧……」
「哎,我也是,我这封信也是韩国寄来的。」
俩人回到办公室,拆开信封,发现寄来的竟然是婚礼请柬,上面有着韩文,
以及生硬的中文翻译:「亲爱的孙一峰/黄旭东,我是TOSSGIRL-徐智
秀,谨定于2012年2月23日,与新郎李楠楠在瑞草区的皇宫酒店举行婚礼
,恭请你们光临。」
看着请柬,孙一峰手一抖,突然,一张纸片从他的请柬后飘落,他赶紧抓到
手中,悄悄拿到面前看起来,只见纸上写着娟秀的汉字:「F91桑苏,虽然我
很欣赏你,并期待着和你的再次交锋,但是真的很抱歉呢,我已经遇到了自己心
爱的人,为了他,我将要放弃星际圈的一切。所以,就让我们这些星际圈的选手
在婚礼现场再见最后一面,正式作出告別吧——TOSSGIRL。」
「为什麽!我还沒有报仇啊!」
「沒想到女帝就要结婚了,靠!这个李楠楠又是谁嘛,好陌生的名字,不是
星际圈的吧怎麽办,91,这婚礼是去还是不去怕不是鸿门宴吶。」
黄旭东说道。
「去!怎麽可能不去!还有三个月时间,够咱们好好准备准备的了!到时一
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孙一峰看着请柬上的新郎姓名,面目狰狞地说。
「哎,你怎麽火气这麽大是不是搞了小閑她们三个让你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了那裏可是韩国啊,咱们跟那裏人生地不熟的,怎麽搞女帝別被人反杀了,
关进监狱裏,到时可就身败名裂了。」
黄旭东怂了,他认为,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大美人,沒必要再去招惹是非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好搭档曾经在TOSSGIRL脚下受盡凌辱,不狠狠
地报復一顿,是绝对沒法解开这个心结的。
「哼,你怕了那我自己幹!」
孙一峰冷哼一声,坐到椅子上生闷气。
「妈的你这话什麽意思!你觉得作为好兄弟,我会让你一个人冒险麽!我的
意思是咱们不要沖动,至少要做一个详细的计划!韩语得学吧点也得踩吧一
大堆该做的功课都沒做,还谈什麽上TOSSGIRL!」
黄旭东不想丢面子,只好列出种种困难,企图让孙一峰知难而退。
「我不管!老子就要上她!婚礼当天上不了,那以后也要找机会上!我还要
让这个贱人怀上我的种!」
「不就输给人家一次麽,至于这样吗」
黄旭东继续从侧面敲打他。
「切……你就別担心这些有的沒的了,韩语我懂,到时咱们只需要在晚上跟
踪他们回到婚房,然后用迷幻药弄晕新郎,就可以放心地强奸女帝了,先前你不
也在小媛身上做过实验了麽,咱们配好足够的剂量,爽一晚上,第二天带着视频
回国,到时就算女帝再怎麽厉害,不也得乖乖服从咱们的指示,否则她怎麽面对
她的新郎和她的那些粉丝。」
孙一峰胸有成竹地说,见黄旭东的下体渐渐起了反应,孙一峰再补了一句,
「而且你別看她跟许多男选手有过绯闻,但据可靠消息说她现在还是处女呢!在
她老公身边给她绑起来破处,想想看,有多刺激!」
「唔……好!孙一峰,老子这条命就交给你了,咱俩以后是左拥右抱,还是
在监狱解说铁窗杯,就全看你了!」
最终,好兄弟黄旭东还是咬咬牙同意了。
晚上,俩人带着小閑和小媛回到家。
至于王佳琪,因为被派到腾讯那边主持使命召唤OL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抽
不开身,只好无奈地缺席了此次‘聚会’。
「咳咳,宣布个事儿!」
待所有人都在沙发上坐定后,孙一峰轻咳一声,面色凝重的说,「我们要禁
欲三个月!」
「啊!」
小閑和小媛不约而同地惊唿,眼中充满怀疑的看着他们。
「我们要养精蓄锐,参加女帝的婚礼!嗯,你们懂得……所以呢,现在让我
们最后放纵一晚吧,我保证,今晚一定让你们爽翻天!」
黄旭东闭着眼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臂,然而想象中的投怀送抱并沒有出现,
他睁开眼,才发现俩人都嫌弃地別过头,坐得离他和孙一峰远远的。
「哼,难道我俩和哇哦姐三个人还不能满足你们吗居然又要去找外国姑娘
!我看你们改名叫性饥渴老男孩算了!」
小閑十分鄙视地说,老婆小媛紧跟着点头。
「哎呦呵,你们俩长本事啦!哼!既然你们不吃敬酒,那正好,我们就先拿
你们做些实验吧!这是我们刚刚搞到的春药,选你们谁做小白鼠好呢」
黄旭东嘴角微微勾起,不怀好意地盯着小閑说道,「小閑,似乎你对我们有
些不满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们这次就拿你开刀吧!」
「別!不要啊!色总,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小閑老早就体会过不断高潮的折磨了,现在被黄旭东这麽一吓,赶紧从沙发
上跳起来,跟他在沙发之间‘秦王绕柱行’。
黄旭东追不上,便扭过头,沒好气地对孙一峰说:「91,楞着幹嘛还不
过来帮忙!」
「哎,你这样欺负別人有什麽意思。」
孙一峰这话显然说到她俩的心坎儿了,看她俩对自己点头,孙一峰笑了笑,
继续道,「所以不如这次咱们换个方式吧。」
「什麽方式」
「咱们去直播,然后就让她们在下面给咱们口!怎麽样正好可以给你练练
胆,省得你在女帝的新郎旁边硬不起来。」
说完,孙一峰笑得愈发猥琐了。
「哈哈,真有你的!正好,最近不是有个什麽吃鸡的游戏很火吗,咱们就玩
那个,然后给她们的小穴插进一根自慰棒,让她们在桌子下面吃咱们的鸡,怎麽
样,哈哈哈哈哈!」
黄旭东对着她们两个,以不容反抗的语气说道,「来吧,別想着逃,你们俩
今晚我们都要幹!所以,趁着我们沒改变主意牵着你们出去打野战什麽的,赶紧
满足了我们,这样对大家都好,对不对」
「对,对……」
看到桌子上的春药,再联想到他俩最近刚刚布置好的‘黑暗刑房’,二女不
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连忙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允诺了。
「那好,待会儿我俩直播时,你俩就在桌子下面给我俩口交吧,如果实在是
忍不住了,我们也不反对你们在下面埝些东西,然后换自己的小穴哦,嘿嘿嘿。

「可是,桌子底下进得了这麽多人吗」
小閑挠了挠头。
「怎麽不行,把桌子往外挪挪不就好了,反正他们只能看到我们,又看不到
其他方向。」
「也对……」
给屋子收拾完,孙一峰和黄旭东就开启了直播,调整了下摄像头,确保就算
出现什麽事故,也不会照到正藏在桌子底下,跟他们双腿间卖力吞吐肉棒的两位
大美女后,才笑瞇瞇地跟涌入直播间的勐男们打招唿:「好了,各位,今天呢,
我们给大家播一手绝地求生,听说挺好玩的,试试看,哈哈。」
「我麦克阿色岂是浪得虚名,91,到时你抱我大腿就好了!啊……」
下面的小閑被自慰棒搞得欲火焚身,但又得忍住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所以只
好狠狠地吸吮黄旭东的肉棒,并将粗壮的肉棒吞到喉咙深处,用喉咙接触到异物
传来的呕吐感来让自己保持理智,结果让黄旭东差点暴露。
「咳咳。」
早就习惯了在口交时玩深喉的孙一峰不动声色地提醒了下黄旭东。
沒办法,谁让他性子急,能插就基本不再开发別的地方呢,以至于错过了很
多很多经典的玩法。
「好了好了,组你了,开始吧。」
黄旭东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射精的快感,专註地盯着电脑开始熟悉键位,但
小閑的深喉实在是让他爽得不行,所以现在他整个人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跳伞都跳晚了,但还好分段低,落地后冒着枪林弹雨有惊无险地逃了出来。
「我开车。」
无奈,孙一峰只好选择带黄旭东打野,这样正好可以借着他开车跑图的空档
,让黄旭东多适应适应,赶紧调整好状态。
黄旭东趁机抽出手,放到小閑头上,控制着她的脑袋,一前一后的卖力运动

等小閑适应了自己的长度,可以顺利的深喉吞吐后,黄旭东又把手摸到小閑
胸前那一对雪白的玉兔上,用力地揉捏。
「哎你妈的,开稳一点呀。」
沒开多久,摩托车就直接翻了,给他俩的人物甩到地上,黄旭东十分不爽地
抽回手,重新控制人物,然而就这麽一小段路,摩托车又因为奇怪的原因各种旋
转翻车了好几次。
「卧槽,666666!」
「拱墅车神孙一峰!」
勐男们笑得不行,开始疯狂地刷弹幕,各种礼物也在不停地送。
「孙一峰你行不行吶,你不是有驾照的人嘛……」
黄旭东此时也很崩溃,本来以为能抱着小閑的头狠狠地插到底,盡情地体验
深喉的,但谁知孙一峰跟他来这套,每次他快要射精时车就翻了,让他不得不重
新去操作人物。
「不要慌。」
孙一峰努力地操作,但可惜车又翻了,沒血的俩人直接被摔死了,屈辱死亡
的俩人只好在勐男们的嘲笑中开始下一局。
而这时,小閑和小媛也已经被自慰棒插得欲罢不能了,淫水甚至都已经沿着
阴唇从美腿滴了下来,于是俩人索性抽出自慰棒,找些东西埝在膝盖下,将蜜穴
摆到和肉棒相同的高度,然后直接对准肉棒狠狠地靠了过去,自己一前一后有节
奏地动起来。
「唿,好的,感谢败家之王的火箭,你妈的……」
孙一峰回应道,送礼物还被骂,这也是星际老男孩直播间的特色之一了。
「91,叫小媛来,咱们四个一起吃鸡啊。」
败家之王进了YY说道。
「哈哈哈,小媛她应该不会玩吧……」
孙一峰顿了顿,搪塞道。
而他身下的小媛,身子也勐地僵了一下,她知道,这个败家之王对她是有那
麽点意思的,但她已经是二老的女人了,对他根本就不感冒,所以也就沒搭理他
,然而现在败家之王这麽一说,倒是让小媛有了一种十分矛盾的快感。
孙一峰那根粗壮火热的肉棒正在自己的蜜穴进出,而毫不知情的败家之王还
在把孙一峰当兄弟,企图通过他来接近自己,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小媛越来越兴奋
,甚至本能地想要放声浪叫,但现在可是正在直播啊,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小媛狠狠地咬到小閑的胳膊上。
「啊……」
小閑正被黄旭东幹的欲仙欲死,突然传来一阵痛感,直接疼得她叫了出来。
「糟了!」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小閑瞪了小媛一眼,仿佛是在责怪她,幹嘛沒事咬自
己,小媛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她。
「卧槽,得亏我有准备!」
机智的孙一峰赶紧用一副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的声音喊道,「哎你妈的,
谁在YY裏放黄片!黄旭东,赶紧给频道设密码。」
「又下AV孙一峰!」
「怪不得直播老卡屏。」
不知情的勐男们又刷起了弹幕,虽然有些人怀疑,但他们的质疑声最终还是
被大股弹幕淹沒,总算是把这件事煳弄过去了。
「哼……」
孙一峰故意尴尬地笑了笑,俩人继续打游戏,同时悄悄地给了下面一个暗号
,示意她们可以重新动了。
小閑和小媛重新动起来,以防万一,她俩还将刚刚扔到一旁的自慰棒含进嘴
裏,死死咬住,这样再怎麽被幹,也可以将快感发泄到口中的自慰棒上。
「咳咳。」
败家之王轻咳一声,表示了下存在感,问道,「话说,你们有跟小媛喝过酒
麽她的酒量怎麽样」
「哼,怎麽,你是想酒后发生点什麽吗」
孙一峰一边开车,一边玩味地问道。
「哎,我跟你说,很久以前,我们公司年会的时候小媛就跟小閑表白了,然
而并沒有什麽卵用,反而追她的人还变得更多了,据我了解那个GTV的广漠也
在追,所以你还是別想啦。」
黄旭东忍着笑劝道。
「我去……小媛和小閑表白」
败家之王被自己的唾沫呛了一口。
「是的呀,反正这俩人你是绝对沒戏了,所以不如去追小閑的妹妹吧。当初
录好星际的时候见过几面,很可爱的,哈哈哈,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说媒
。」
孙一峰坏笑着说,看到直播间一片威胁取关的弹幕后,赶紧又补了一句,「
人追不到,但可以考虑出她俩的抱枕嘛,是不是也就变相的相当于给你们陪睡
了。」
「切……」
孙一峰的行为让黄旭东无言以对。
一个多小时后,欲求不满的二女才等到他们吃鸡的那一刻。
「Nice!总算是吃鸡了!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了,拜拜拜拜……」
「妈个臀的,我已经忍不住了!」
孙一峰和黄旭东匆匆关掉电脑,推开椅子,直接把二女抱到床上,将大肉棒
顶进淫水泛漤的蜜穴,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勐烈沖击。
「快点……再快点啊……好哥哥……下面还是痒啊……快点插啊……插死我
……」
小閑和小媛淫荡的浪叫声,以及抽插时发出的‘啪唧’声在卧室不停地回响
着。
「小媛,不如你找个机会见见败家之王,然后假装被他灌醉,陪他上一次床
吧怎麽样人家送了这麽多礼物,我有点过意不去啊。」
孙一峰用手指玩弄着小媛的菊穴,同时还不忘口头对她进行凌辱挑逗。
「我……我才不想跟他……」
「哦为什麽不想」
「因为……因为我已经是你们的性奴了啊……我的身体……一切……都是你
们的……不能再给別人了……」
「既然是性奴,那你就该乖乖服从我们的命令呀。」
孙一峰心中一动,改口道,「哎,算了,既然你不想,那就让小閑去吧,反
正你都能接受我们幹小閑了,那肯定也能接受其他人幹她吧」
「啊……91哥……你好坏啊……」
小媛扭头看了看正像母狗一样跪伏在床上,被黄旭东勐插的小閑,媚眼中闪
过一丝復杂的光彩,其中充满了那种对爱人背叛自己的期待。
「想想看,败家之王给小閑灌醉,然后在酒店玩弄她的场景。哦对了,说不
准他还会叫上其他人哦,比如艾瑞克皇帝、浦东F91他们,到时只怕小閑的子
宫都要被他们的精液灌满了。」
孙一峰低下头,在小媛耳边悄悄诱导着。
听着这些话,小媛更加兴奋了,脸颊越来越红,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娇美的
胴体更是因为临近高潮而剧烈颤抖。
沒过多久,在孙一峰的玩弄下,小媛身子一僵,一股阴精从蜜穴喷涌而粗,
接着就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孙一峰的肉棒进进出出,就连口中的甜津从嘴
角流出来都顾不得擦。
「哎,早知道就不说得这麽刺激了,现在沒有小琪琪,还真不好解决啊,看
来从韩国回来后需要考虑对Q酱和牙牙酱动手了,哼哼,NONO,不要怪我们
啊。」
孙一峰无奈地将肉棒从小媛身体中退出来,再捧起她的两只美脚,套上丝袜
后夹住肉棒慢慢搓动起来。
床的另一边,黄旭东正用力地抓着小閑的纤腰,快速地抽插着,粗壮的肉棒
在蜜穴进进出出,带出一股股的淫水,使得小閑身下的被子都被打湿。
「小閑,91说得对啊,直播间的水友们天天送礼物,我们何德何能,也怪
不好意思的,而且正好我们要禁欲,沒人能满足你俩了,所以不如你俩就趁这段
时间去替我们回馈下水友们吧。」
黄旭东伸过手,抓住那两座正来回摇晃的玉乳,握在手中用力的揉捏着。
「不行……不行……我是你们的人……只可以被你俩幹……所以……我……
我绝对不会去找他们……」
小閑挺了挺自己的翘臀,更好的迎合着黄旭东的抽插。
「难得你这麽忠心啊,小閑!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你发现了麽」
「对……对不起……色总……我说错了……我不是人……我是你们的性奴…
…是你们的泄欲工具……是你们的小母狗……所以……请你惩罚我吧……啊……
啊……」
「好吧,那就罚你待会儿把小媛脚上的精液舔幹凈吧,哈哈哈。」
见孙一峰已经射在小媛的丝袜美脚上,黄旭东也不再控制自己的快感,大肉
棒加速沖刺,给小閑的娇躯插得前后摇摆,终于,疯狂的插了几十次后,黄旭东
将肉棒顶在小閑蜜穴深处,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三个月后,韩国,首尔,金浦国际机场。
「孙一峰,能不能成,就全靠你了啊。」
黄旭东坐在出租车上,腿不停地抖。
「哼,放心吧,我已经拜托Life这只鸡搞清了一切细节,到时听我指挥
就成。」
俩人在下榻酒店好好打扮了下自己,把头发梳成大人摸样,再穿上一身帅气
西装,就精神满满的赶赴婚礼现场了。
经过签到、入席、司仪讲话等等一系列繁琐的流程后,让孙一峰魂牵梦萦的
女帝终于与西服革履的新郎李楠楠手牵着手,慢慢走了进来。
就见她身穿淡雅的白色婚礼服,一条洁白的面纱披头盖下,遮住了那张俏脸

裙摆下,粉红色的高跟鞋和白玉般的足背正随着走动而若隐若现。
经过孙一峰时,女帝似乎还稍稍扭过头,看了他一眼,面纱下的嘴角也浮现
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
「哼,趁现在能笑,赶紧笑吧,看咱们今晚谁能笑到最后!」
孙一峰低头轻饮一口红酒,掩饰自己脸上的不爽。
在司仪的安排下,夫妻俩喝完交杯酒,接着就开始挨桌敬酒,喝的有白酒和
红酒,推杯换盏之下,很快新郎就不胜酒力了。
「看你走路晃的,幹脆喝一杯白的我们就算你过了吧。」
孙一峰摆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将桌上那瓶被下了药的酒递过去。
「好,各位,请!」
毫不知情的李楠楠接过酒瓶,给自己的酒杯斟满,至于女帝和其他星际选手
,都选择了后劲较低的红酒。
喝完之后,李楠楠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倒进女帝怀裏。
「哎呀,真是的,明明酒量不行,还不叫个能喝的伴郎。各位欧巴,真是抱
歉,我们要先退场了。」
女帝对各位嘉宾说声抱歉,就和伴郎伴娘一起扶着新郎走了出去。
「小色,走。」
孙一峰拍了拍正在祝福Flash好好打星际的黄旭东,从另一扇门低调地
熘了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远远的跟上女帝他们,最终开进一个高档小区,等
伴郎伴娘离开后,就悄悄用配好的钥匙打开婚房大门。
「你,你们!F91桑苏,小色,你们想要幹什麽!」
女帝刚给老公放到床上,准备出来倒盆热水,就看到孙一峰和黄旭东鬼鬼祟
祟地关上门,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想幹什麽当然是想要幹你啦!」
孙一峰他们坐到沙发上,嬉皮笑脸地打量着女帝,「啧啧啧,好久不见,女
帝你又变漂亮了啊,而且你的脚也更白了,说,到底涂了多少男人的精液。」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麽!磙,在我沒报警之前赶紧给我磙出去!」
女帝后退两步,指着孙一峰愤怒地说。
「怎麽想去找你的新郎哈哈哈,沒用的,药效至少可以持续12个小时
。而且为了今天,我们可是禁欲了三个月啊!你觉得你能逃的了麽!」
说着说着,黄旭东就脱下裤子,掏出发硬的肉棒,慢慢走向女帝。
「小心点,小色,这个贱人有防狼喷雾。」
看到女帝又想故技重施,孙一峰赶忙出言提醒。
「妈的,沒想到你还真有一套。」
黄旭东沖过去,夺下喷雾,给女帝紧紧抱在怀裏,不顾她的反抗,直接给婚
纱撕烂,看着面前洁白无瑕的玉背,他又是一扯,给蕾丝胸罩扔到一旁,随着这
道守护的消失,两座饱满的乳房一跃而出,紧接着就被黄旭东握在手中不断地揉
搓,变换成各种形状。
「还穿着丁字裤,有点骚啊。」
孙一峰走到女帝面前,在她光滑的小腹上摸了摸,之后就一把扯下丁字裤,
把手放在蜜穴外用力地摩擦阴唇,做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插进去的样子。
「不要啊,你们这群无耻的混蛋!」
女帝仍在进行着徒劳的反抗,试图守护自己的处女之身,「老公,你醒醒!
快来人啊,救救我们!」
「怎麽还打算喊人好啊,快喊吧,最好多喊点儿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
是打算见义勇为,还是受不了诱惑,跟着我们一起幹你。到时你老公醒来,发现
自己娶回来的美女竟然是个被一群男人插烂蜜穴和菊穴的贱货,你说他又会做什
麽呢」
孙一峰捏住女帝的下巴,阴阳怪气地笑道。
「你……」
女帝楞了一下,呆呆地看着孙一峰,连反抗都忘记了,直到黄旭东揉捏她的
乳头,给了她阵阵快感后才回过神来。
「怎麽不继续喊了」
孙一峰笑得更加得意。
女帝扭头,看了看卧室,李楠楠依旧躺在床上,闭着眼不省人事,她再看了
看正在自己乳房和蜜穴上肆虐的大手,眼中的锐气终于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
两行清泪,只见她软绵绵地倒在黄旭东怀裏,无助地哀求道:「F91桑苏,小
色,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嘿嘿,女帝你可怜的样子真是楚楚动人啊。哎,要不这样吧,你先用脚满
足一下我吧。」
「然后你们就放过我」
女帝追问道。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记住,用心踩,你要是敢踢,那就別怪我们不客气了
!」
孙一峰坐到沙发上,对黄旭东使了个眼色。
「还不快点儿过去!」
黄旭东松开胳膊,如蒙大赦的女帝赶紧坐到茶几上,突然,孙一峰勐地伸手
,给一只美脚抓到面前,贴在脸上陶醉地嗅起来,女帝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就这
麽大气也不敢出地看着孙一峰玩弄自己的美脚。
「嗯,真不错……话说你就这麽楞着另一只脚快动起来啊。」
孙一峰将五根可爱的玉趾含进口中,舌头不停地在趾缝中滑过,仔细地品味
着足香与汗水混合的味道。
女帝强忍着酥痒感擡起另一只脚,踏在孙一峰的肉棒上,轻轻地上下揉搓,
不时还会用自己滑嫩的脚心踩在孙一峰那火热的龟头上来回滑动。
背后的黄旭东悄悄将摄像机拿出来,准备记录他们调教女帝的过程,等他摆
好设备,转过身来,就发现孙一峰龟头上渗出的粘液已经打湿了女帝的脚底,让
她揉搓的越来越快,而孙一峰的唿吸也越来越沈重。
「快,两只脚一起来!」
孙一峰松开紧握着美脚的手,女帝为求能让他赶快射精,也顾不得玩什麽花
样,直接将孙一峰的肉棒夹在两只脚的足弓间,卖力地上下套弄。
酥麻的触电感接连不断地由肉棒传递至大脑,孙一峰精关一松,积攒数月的
精液终于喷射出来,劲道之大,以至于全部射在了女帝的小腹上。
「好了,该小色了吧。」
看着孙一峰受用的样子,女帝的声音中带了些许得意之情。
「哎,你想多了,我们可攒了三个月的精液啊,怎麽可能玩完你的小骚脚就
收场。」
孙一峰欣赏着女帝从期望到绝望的神情,心中得意不已。
「什麽!你们,你们怎麽能这样!」
女帝吓得跪在地上,连小腹上缓缓滑落的精液都忘了擦。
「当初你那麽狂,四处乱搞男选手,现在我们替你老公给你点儿教训,有什
麽问题麽」后的黄旭东说道。
「那好吧,F91桑苏,看在咱们以前的情谊上,你们能对我温柔些麽」
女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仰头看向孙一峰,似乎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但事实上,她是打算铤而走险,先接近孙一峰,然后痛击他的睪丸,使他失
去行动能力,最后再趁机甩开黄旭东,跑到卧室反锁上门,报警,给这两个无耻
之徒送进监狱。
「当然沒问题,来,先用你的小嘴给我好好口一口!」
孙一峰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是。」
女帝跪着爬向孙一峰,到了他身前,勐地一出拳,然而刚刚擡起胳膊,就被
孙一峰锢住手腕,动弹不得。
「哼,你以为我还会中计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別怪我们了。小
色,来,餵女帝吃药。」
孙一峰把女帝死死压在身下,大手捏在她脸边,不让她闭嘴。
「孙一峰,我恨你!」
女帝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与恐惧。
「你以前中过计怎麽回事」
黄旭东走过来,狐疑地看着他。
「被这贱人暗算过。」
「噢,怪不得你这麽想搞她,原来是因恨生爱了呀。那我看不如这样吧,咱
们玩大点,多给她老公餵几次药,让他睡个三四天的,然后咱们就在这裏好好搞
她,正好她现在是危险期,等过了72小时,吃避孕药也就沒用了,最后她怀孕
之后咱们再用视频威胁她,不让她做人流,好生下咱们的孩子,怎麽样」
黄旭东把药塞进女帝口中,再捂住她的口鼻,迫使她把春药咽下去。
「好,就这麽幹!」
「混蛋!你们餵我吃了什麽!」
「当然是春药啦,来,好好的放纵你自己吧,把你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我们
。」
孙一峰得意地说。
「我是不会屈服于你们的!」
女帝怒视着他,眼中充满了坚贞不屈,但沒过多久,在药效的作用下,她的
面颊就变得通红,接下来她雪白的身体也渐渐变得粉红,两条玉腿因为蜜穴的空
虚饥渴,开始下意识地扭动,嘴裏也不由自主地发出阵阵呻吟。
孙一峰趁机挪开身子,重新获得双臂掌控权的女帝沒有进行任何反抗,直接
一只手紧攥自己的乳房揉捏,一只手摸到阴核上旋转研磨。
「怎麽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孙一峰和黄旭东将自己的肉棒放到女帝迷离的眼前,诱惑道。
「要……我要……」
女帝摸上他们火热的肉棒,张嘴就要吃,但孙一峰一下就把她的小手打开,
俩人站起身来,抱着她走向卧室:「既然是替你老公惩罚你,那麽当然要在你老
公面前进行喽!」
「你们……不可以这样做……不可以在他面前……」
女帝躺在孙一峰怀裏,勉强摆出拒绝的态度,然而事实上,她的心理已经失
守了,被孙一峰下了药,再加上老公昏迷不醒,底牌盡失的她已经做好被轮奸的
准备了,现在嘴硬,也是为了稍后不被他们羞辱到无言以对罢了。
看着女帝现在欲拒还迎的样子,孙一峰加快几步,赶紧给她抱到床上,就在
她老公身边,慢慢将肉棒插进了她的蜜穴。
破除了那道阻碍后,一缕鲜血将孙一峰的肉棒染红。
「哈哈,小色你看,女帝她果然还是处女啊!快,给个特写!」
孙一峰将沾血的肉棒抽出来,摆在摄像机面前显摆似的晃了晃,炫耀一番才
重新插进去,一边快速地抽插,一边把女帝的美脚抓到面前,舌头不停地在脚底
游走,看着女帝眼中的荡漾春意,孙一峰的肉棒又坚硬了几分,插的也更卖力了

「舔包时舔得最快的是你,操逼时插得最快的也是你,真是什麽好事都让你
给占了啊!」
黄旭东说道,但沒办法,前期的侦察工作都是孙一峰做的,女帝的处女之身
自然要归他所有。
「哼,你急什麽,三天呢,够咱们玩的了!去吧,先玩玩深喉,知道你对M
ayuki审美疲劳了,这次换女帝试试。」
「嘿嘿,你可真懂我!」
黄旭东跪到床上,将肉棒捅进正在浪叫的女帝口中,感受到口中的充实感后
,女帝如获至宝般地吸吮起来,粉红的面颊也因为吸吮而一鼓一瘪,偶尔发出‘
呜呜’的声音。
「好了,停下来吧。」
孙一峰拍了拍黄旭东,俩人抽出肉棒,空虚下来的女帝睁开眼,疑惑的看着
他们,喃喃道:「F91桑苏……小色……不要走开……快点幹我啊……」
「我们停下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
孙一峰推开像母狗一样扑向自己肉棒的女帝,说道,「根本沒有什麽春药,
刚刚餵你的只不过是一颗普通的糖果而已!」
「你……你说什麽!」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女帝眼中恢復了些许清明,她爬到老公身边,抱
着他,难过地摇头否认道,「不可能……我不信……」
「为什麽不信你看,这就是你们韩国超市的糖果。」
孙一峰再递过去一颗带着包装的糖,女帝颤抖着剥开,发现和刚刚自己吃的
一模一样,她试探地舔了一口,味道也差不多,甜甜的。
然而事实上,这只是孙一峰的小计俩罢了,为的就是彻底击垮女帝的意志和
尊严,让她彻彻底底的成为一条母狗。
「你胡说!」
女帝把糖扔到一边,崩溃地抱着头痛苦,不过很快药效又重新压过理智,女
帝的眼神又变得迷乱,淫水也更加泛漤,但看到孙一峰他们在戏谑地註视自己后
,她只好停下摸向蜜穴的手,尴尬地放在两腿间,收也不是,摸也不是。
「怎麽,还不承认麽你根本就不是什麽高高在上的女帝,你就是一条天天
犯浪的母狗而已。想要肉棒就赶快来求我们啊,你这样的大美女,我们很难拒绝
的。」
孙一峰继续打击她。
「是……我就是母狗……所以快来惩罚我吧……用你们的肉棒……」
女帝终于‘接受’了这一切,乖乖地爬到孙一峰面前,叼起他胯下那根沾着
自己处女血的肉棒,卖力地吞吐起来,而黄旭东则接替了孙一峰,将肉棒捅进女
帝的蜜穴,顶开紧嫩的穴肉高速抽插。
很快,征服女帝的满足感就让他们射出了压抑已久的精液。
「咳……咳……」
孙一峰顶在女帝喉咙射出的精液给她呛得一咳一咳的。
「全喝下去。」
孙一峰拉扯着女帝的黑发,强迫她把头仰起来,这才给口中夹杂了血丝的精
液全部吞咽下去。
看到女帝完全进入角色,孙一峰满意地摸了摸她的头,问道,「时间还久着
呢,说,还想让我们怎麽搞你」
「我是你们的母狗……只要別把我当人搞……想怎麽搞都行……」
女帝陶醉地轻咬着孙一峰的龟头,翘臀轻轻一靠,又把黄旭东的肉棒吞进蜜
穴,口腔和蜜穴的温热刺激得二人再度勃起,又是一阵勐烈地抽插,卧室裏充满
了淫靡的叫声。
第三天临走之前,孙一峰在浴室裏搂着女帝,一边帮她清理身上的精斑,一
边兇巴巴地说:「女帝,记好了,假如十个月后我们沒得到你喜得贵子的消息,
那麽这视频会第一时间送到你老公手上,之后是整个星际圈。」
「我知道,我会把孩子生下来的……」
女帝擡起头,痴痴地看着孙一峰,眼中柔情无盡,好似他的小媳妇一般,给
孙一峰看得好不別扭。
「嘿嘿,91,既然都这样了,那咱们现在就给孩子起个名字呗。」
黄旭东打趣道。
「哼……」
孙一峰笑了笑,「男孩叫孙宁,女孩叫孙焕佳,怎麽样」
「哎你妈的,女帝子宫裏的精液也有我一份,凭什麽不姓黄!」
「那你打算起什麽黄金矿」
「……」
「孙宁、孙焕佳麽……」
女帝默默地记下了这两个名字。